当前位置:万荣代动漫蓝染惣右介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蓝染惣右介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2022-10-05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我们之所以会认为岩壁上的花很美,是因为吾等皆会于悬崖边驻足,而不是像那些无所畏惧的花一般,能够向着天空踏出一步。”——单行本12卷《FLOWER ON THE PRECIPICE》卷首语封面:作为五番队队长的、温文尔雅的蓝染虚夜宫的统治者 & 护庭十三队五番队队长基本资料本名蓝染(あいぜん) 惣右介(そうすけ)(Aizen Sōsuke)别号蓝染忽悠介蓝大、蓝导[2]、裴勇俊[3]发色褐发瞳色褐瞳、黑白目[4]身高186cm体重74kg年龄约200岁[1]生日5月29日星座双子座声优速水奖萌点眼镜、装弱、影帝、毒舌、反社会人格、天才、科学家、发胶手、龙须刘海、变身、闷骚、孤僻、背锅出身地区尸魂界 东梢局 高编号的南流魂街活动范围尸魂界、虚圈、现世 等所属团体静灵庭•护庭十三队 → 虚夜宫 → (无)个人状态被封印囚禁于无间之中但暂已无意脱困亲属或相关人希望相互理解:平子真子被憧憬,后被理解:雏森桃、蒂雅·赫丽贝尔被窥伺:市丸银、拜勒岗·鲁伊森邦 等被追随:东仙要、乌尔奇奥拉·西法 等自认的宿敌,但不被理解:浦原喜助自造的宿敌,后相互理解:黑崎一护欣赏的上位者:京乐春水 等蔑视的支配者:灵王、无能的贵族们意识形态对立:山本元柳斋重国、友哈巴赫

蓝染惣右介(日语:蓝染(あいぜん) 惣右介(そうすけ),Aizen Sōsuke)是由久保带人所创作的漫画《BLEACH》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主题曲《一轮の花》(没有笑场的桃子陪蓝染念经)《镜花水月》(蓝染念经)(待补充,单行本附录或访谈提及)简介

初登场于漫画oo话(旅祸炮弹突入遮魂膜时的众生相),正式登场于漫画oo话(找到恋次谈论露琪亚的行刑)。

本作前中期剧情的最大反派以及全篇的主要线索角色之一,身份有 静灵庭•护庭十三队五番队队长、真央灵术院鬼道教授兼特聘书法教师、虚夜宫的最高统治者、尸魂界史上最大的罪人 等。

角色形象褐色的披散短发和瞳孔,一直戴着一副好像并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叛逃前在众人的眼中一直是一位与人和善、关爱后辈、秉公执法的老好人。实际上冷酷又极具野心,擅长伪装。爱好书法,号为“文书之龙”,曾任死神书法协会会长(次任为朽木白哉),担任队长时期还开设过书法教室亲自担任教学,培养出了一大批文书人才,五番队副队长、“文书之虎”雏森桃即受他教导。喜食豆腐,讨厌煮鸡蛋。尸魂界少数知晓“灵王”的存在的人,却极度厌恶遵从“灵王”,甚至不惜对尸魂界谋反。因为没有人能和自己相提并论而感到孤独和困惑,因此暗中不断与一护为敌,希望一护能打败自己。抖M自恃“在智力方面高于他的人只有浦原喜助”,但鄙视对方。[5]在公式书oo中,作者给予他的关键字为『神』。战斗相关特殊能力

身为死神,其特殊能力的媒介——斩魄刀名为『镜花水月』,常态外观为一把刀柄为墨绿色的标准武士刀。

伪流水系的斩魄刀,解放语不详。始解能力不详。卍解名不详,能力为“通过雾与水流的乱反射扰乱敌方的感官,使其自相残杀”。[6]真催眠系的斩魄刀,解放语为“破碎吧,镜花水月!”。始解能力为“完全催眠”,只要对方看见过一次镜花水月的解放仪式(反手持刀、刀尖朝下并放出一道闪光),就会永远成为其俘虏,任由蓝染控制其所有的感官随时随地制造错觉。卍解名与能力不明。被关押至无间后或稍前,蓝染正式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不需要斩魄刀和始解仪式即可发动能力。(全力)施展后甚至可以暂时干涉吸收灵王残躯和一众静灵庭死神、星十字骑士团后友哈巴赫的“全知”。前期

身为千年难遇的死神极限(已知的另外两位为:山本元柳斋重国、更木剑八),蓝染作为死神的四项基础(斩、拳、鬼、走)很早就达到了巅峰,具体表现有:

110年前的虚化事件中用无咏唱的81号缚道『断空』完全挡下了大鬼道长握菱铁斋完全咏唱的88号破道『飞雷震天炮』。(步法)在日番谷冬狮郎解放卍解『大红莲冰轮丸』的瞬间用其完全无法感知的速度砍翻了他 等等。用“失败的”无咏唱90号破道『黑棺』击倒最早赶来的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 等。(白打)用一根手指接下刚刚恢复过来的黑崎一护的伪•天锁斩月的斩击,随后差点掰断了它。除山本元柳斋重国以外一众死神队长爆发的灵压(泯灭了二三十公里外的普通虚)被观战的副队长形容为可能尚不及心平气和的蓝染 等。(斩术)空座町守卫战中隔空一刀剁掉狛村左阵的卍解『黑绳天谴明王』的一半刀刃和左臂同时砍伤其胸口 等。在公式书oo中,(叛逃尸魂界前的)蓝染的六维指数合计560(满分600),与总队长并列第一。崩玉融合期间崩玉融合第一阶段露出胸部的树在刚刚脱离总队长的反戈一击96号破道『一刀火葬』后,蓝染又猝不及防地承受了一护虚化后的月牙天冲斩击,第一次生命被如此威胁的他的心被之前只是用灵压胁迫着的崩玉感受并给予回馈,自此开始与崩玉融合并进化。与常态差距不大,仍然可以被上位队长(浦原喜助、黑崎一心、四枫院夜一)杀伤和感受灵压。崩玉融合第二阶段(摇篮期)牙膏套装与崩玉初步融合,上位队长已经感受不到他的灵压了,即使打出了精彩的连击和大招也没有造成什幺实质性的损伤。崩玉融合第三阶段一系列崩玉融合形象中最有威严的阶段,几乎没有被调侃过。与崩玉进一步融合,可以用灵压泯灭原本被死神众视为法则存在的拘突,极力压制降低自己的境界还是会被动泯灭贸然接近自己的魂魄。崩玉融合第四阶段大扑棱蛾子崩玉已经(完全)属于蓝染了,即使身在异方也能相互感应,与刀禅一护对砍的余波能够直接蒸发尸魂界的灵子。崩玉融合第五阶段(最终阶段)黑色异形与崩玉不再区分你我,能够轻松放出(即使被一护挡下仍然)令天地色变的飞行道具『辐烈破』。

被无月劈成两半并泯灭大部分的灵体(其实就是翅膀等多余物)后,蓝染通过『完全再生』再度恢复灵体,但却(无意中)触发了浦原喜助事先混合埋入、为蓝染特制的缚道『九十六京火架封灭』,其外貌逐渐变为了“普通的样子”,随后被彻底封印为三根交叉的“六芒星十字架”。(蓝染牌晾衣架)

后期被友哈巴赫公示为『五大特记战力』中的『灵压』。对灵压的感知力也巨幅强化,甚至能察觉到现世的日本发生了什幺(大)事。所以变成了享受牢狱生活的干物男懒懒。同崩玉融合阶段,可以(被动)泯灭接近自己的(弱小)灵体。(可怜某鬼道众无名氏)无咏唱的『黑棺』黑人抬棺规模远远大于崩玉第四融合阶段完整咏唱所释放的,清扫了铺天盖地的灵王奔流并把(待补充)辖区甚至更大的范围夷为“平”地。但是并没有摧毁甚至稍微损坏涅茧利为自己定做的椅子。自信可以用灵压直接击落(现世地月距离外的)灵王宫。虽然因为被黑科技椅子将灵压拘束于周身而未办到。公式书提及:即使是被封印的状态,仍然可以散发出数倍队长级的灵压。主要剧情过往经历

为了寻求超越死神与虚灭却师、完现术者等其他种族暂时还没考虑,也不知蓝染未来有没有其他的计划的界限的力量,利用好几百个具备死神力量潜质的灵魂制造了崩玉。某日在流魂街的偏僻郊外对年幼的松本乱菊下手但没成功(对方逃走),被年幼的市丸银目击。银决定杀死蓝染。

后来银以天才的成绩毕业后加入了五番队并借此接近蓝染把原第三席杀死并面不改色。蓝染对其十分欣赏,并决定让银待在他的身边展开行动。后来为了寻找崩玉的去向而吩咐东仙要与银暗中活动,陷害平子真子一行人并使他们触发虚化,还设计让中央四十六室对浦原喜助、握菱铁斋以及平子等人判处极刑,由于四枫院夜一的介入而没有成功。

蓝染代替平子成为五番队队长之后本想抢先在浦原喜助之前完成崩玉的研究,不过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制作崩玉,于是将浦原制造的崩玉据为己有并灌入自己创造的崩玉里。接下来的几十年间蓝染虽然察觉银接近他的动机并不单纯,但因为对银如何向他下手感到好奇,仍旧不动声色地观察银的行动,陆续利用改造后的虚攻击死神以达到实验目的。

在一护出生之前,蓝染借着死神之魂创造了改造大虚(虚白)并派往现世的鸣木市接连袭击驻于该地的死神,想借此计划测试死神虚化实验兼追踪假面军势等人。虚白和当时十番队队长志波一心发生战斗,使一心负伤。赶来营救的灭却师黑崎真咲遭虚白咬伤让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一心为了挽救真咲的生命而失去死神的力量。一护出生没多久后蓝染便注意到其存在,决定将他当作自己的长期研究素材。

后彻底地调查了浦原的过去,知道了朽木露琪亚体内有崩玉的事实,特地在故事开端派遣朽木露琪亚前往现世执行驻空座町的工作与一护相会,还趁着在石田雨龙使用诱饵招引大量的虚时安排一头基力安袭击现世,这也使得茶渡泰虎和井上织姬引出了自身的完现术力量。[7]

尸魂界篇

为了得到露琪亚体内的崩玉,蓝染控制了中央四十六室,各故意制造朽木露琪亚的处刑,不断缩短等待处刑的日子令所有人无法预测准确的处刑日期。

在一护冲入尸魂界救露琪亚时,蓝染利用其造成的混乱转移整个尸魂界的注意力,同时制造了自己被暗杀的假象以防万一,并利用雏森对其憧憬的感情挑拨了日番谷冬狮郎和雏森的关系。

之后让银和东仙要暗中行动,利用假死的这段时间去了隐藏在地下议事堂的大灵书回廊,仔细调查了王键(进入灵王宫所必需的物品)的创生手段和浦原过去的研究,得到了直接介入魂魄取出异物质的技术。

在处刑中断后从露琪亚体内取得崩玉,率领银和东仙一起前往了虚圈。

在虚圈利用崩玉制造了破面并领导破面们,抢走当时还是虚圈统治者的拜勒岗的王位成为虚圈的控制者。

破面篇

蓝染命令乌尔奇奥拉·西法去现世执行命令,发现井上拥有稀有的能力便命令乌尔奇奥拉将其拐走其实根本不需要井上的能力,只是用来引开尸魂界注意力。蓝染表面上将虚圈交托四刃掌管并向众人说明井上已毫无用处,教唆一护去虚夜宫救井上暗自计划让一护与乌尔奇奥拉来场决战提升一护实力。然后率领前三刃、汪达怀斯、银和东仙进攻空座町。

在No.1、No.2战败后,蓝染惣右介一招重伤了No.3的赫利贝尔并称其没有在自己的手下战斗的资格,然后与护廷十三队和假面军团交锋,先后重创7位队长和1位虚化副队长,又用计牺牲汪达怀斯重创山本元柳斋重国。

将崩玉镶嵌在自己身上并具备了再生能力。

后来与一心开始作战,当众揭露崩玉的真正能力时被浦原现身偷袭但完全无效。

再后来由于蓝染已经和崩玉融合且再次进化,实力大增,瞬步速度快到无人反应得过来,宣告浦原为了与他战斗而开发出来的技术已经无效。此后夜一也加入战局。

脱去了之前那件模样奇异的外壳完成了蜕变后,瞬间击倒了一心三人,然后前往尸魂界攻取空座町。

在真空座町,蓝染道出银是卧底,却被银先用卍解偷袭,胸前被开了个洞并被取走崩玉,但蓝染未死并再次进化,随后砍断了银的手臂并重伤了银导致其死亡。

完成最后的月牙天冲的一护赶到将蓝染一度压制,虽然蓝染感到绝望并且再次进化但依旧不敌一护,最后被一护使出 终极月牙天冲—无月 击败。因为蓝染和崩玉融合,所以即便是被“无月”击中后也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成毫发无伤的状态,并声称已经不再需要斩魄刀立Flag警告,但最终由于一护的力量使得蓝染力量被消弱导致进化失败,被浦原喜助和黑崎一护联手封印根据浦原喜助的说法,其实是蓝染的内心被崩玉读懂,导致进化停止。

大战过后被封印的蓝染被移交给中央四十六室被判决在第八层地狱监禁18800年,随后又因为蓝染对中央四十六室的不屑与奚落又增加到了20000年。

千年血战篇

友哈巴赫军团进攻尸魂界,在和山本元柳斋重国交战期间友哈巴赫偷袭一番队宿舍进入真央监狱中见到蓝染,并邀请蓝染作为特记战力之一成为其部下蓝染:但是我拒绝!。

随后蓝染在与友哈巴赫的谈判中扰乱友哈巴赫的时间观,使友哈巴赫错误估计来到尸魂界的时间。

当友哈巴赫在灵王宫杀害灵王准备要将尸魂界彻底毁灭的时候,京乐春水独自一人来到无间会晤蓝染告知此事,并解开了蓝染的封印。

之后蓝染随同京乐一同来到静灵庭出现在集结的护廷十三队面前,虽然身体仍被固定住但却靠着灵压就压制了散落的灵王之力的奔流咏唱破弃释放黑棺直接将笼罩在众人上空的灵王奔流抹消殆尽,当众人正因无法进入灵王宫而感到为难之际,他欲籍着刚才的冲击将灵王宫击落,欲释放满溢的灵压时却因周遭的灵压缚具而失败。[8]蓝染挑衅般地想要挣脱束缚却遭突然出现的灭却师纳纳纳·纳贾库普以“无防备”能力麻痹而暂时无法动作。你也有今天!

当所有人都动身前往灵王宫之际,已醒来的蓝染选择滞留原地观望战局。

友哈巴赫由次元门来到尸魂界再次出现在蓝染面前,破坏了固定蓝染的缚具椅子。蓝染奚落友哈巴赫无法对付一护,却遭对方讽刺自己为一护的手下败将,蓝染随即表示自己不想受到对方的支配而欲阻止对方。随后,蓝染偕同赶来的一护和恋次与友哈展开正面对决。

决战期间蓝染利用“镜花水月”的催眠能力成功诱骗友哈附带恋次,让唯一不受影响的一护重创对手。结果友哈借着“全知全能”的能力再度复活改变未来,蓝染被友哈从后方袭击并遭对方吞噬至于后来怎幺挣脱出友哈的空间,98也没有赘述。

十年之后被束缚于无间之中的蓝染感知到友哈巴赫仅存的力量消失殆尽,回想起友哈巴赫至死也并未实现的野心,说出了对「勇气」的定义。

其他蓝染主要的科研成果包括:虚的死神化技术(破面)死神的虚化技术(假面)为其前衍实验。考据蓝染与雏森桃的关系Neta了“菅原道真与飞梅”。(雏森桃的斩魄刀名为『飞梅』)蓝染的斩魄刀『镜花水月』出自佛教典故“水月镜花”。经典台词我在此慎重地奉劝你一句,日番谷君:不要轻易的口出狂言,这样只会显现出内心的软弱。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为了追寻更高的境界。你太过于高傲了,浮竹学长。从来没有谁一开始就站在天上,不论是你,亦或我,甚至神也是这样。但是,这虚无的王座令人难以忍受的空窗期如今也终于快要结束了,从今往后——由我立于天际!吾等前方,绝无敌手!能够预测的背叛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背叛是看不见的。看吧,我如此轻易的就能触及你的心脏。呼,想要用纯粹的暴力来打倒我幺?让我来演示给你们看吧:所谓力量,是用来形容这种存在的。那也请我回问一句吧:你从什幺时候开始————产生了『我没有使用镜花水月』的错觉?破绽百出,所有人。你在犹豫什幺呢,银?所谓规则,就是为了那些没有遵守便无法生存的人所准备的。现在,让我们前往规则的尽头吧。进化,往往伴随着恐惧。刚才的我,经历了即将灰飞烟灭的恐惧。感谢你,银,正因为你,我现在才正式成为了凌驾于死神和虚的境界之上的存在。浦原喜助!我蔑视你!为何你有那样的头脑却没有任何的行动?这不过是挫败的借口!所谓胜者,从来都不会认定世界是什幺样的存在,而是应该强调世界能够成为怎幺样的存在!欢迎来到,我的尸魂界!————友哈巴赫最后的灵压终于也消散了幺……(回忆)————友哈巴赫,你所向往的世界确实不存在恐惧。但在没有死亡压迫的世界里,人类也不会尝试着击退恐惧而前进了吧。只需要活着就能继续走下去,和必须击退恐惧才能前进有着天壤之别。因此,人类为这样的步伐赋予了一个特殊的名字————『勇气』